热播剧《扫黑风暴》迎来大结局,幕后反派高明远最终还是输给了自己的全能自恋,受到了法律的制裁。

当你遇到全能自恋的伴侣或是“朋友”,一定要警惕。

01
高明远的黑暗江湖

被称为“绿藤市地下组织部部长”的高明远,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?

他曾违法操作30多块土地,发家后,创立了富甲一方的长藤资本。

白道上,他善于把控人心。

贺芸,被他从一个小民警,培养成了绿藤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、扫黑办主任,甚至还为他生了个孩子高赫,也就是之后的孙兴。

之后,各种为其掩盖罪行;

董耀,被他从建委一个小科长,培养成为石门区长,唯他马首是瞻;

派出所所长胡笑伟,更是鞍前马后;

而负责城建的武副市长,在他贿赂下,心甘情愿给他跑腿;

连常务副省长王政,都被他的“美人计”攻陷,为他站台。

高明远以一己之力,编织了一张错综复杂又结实的关系网。

这样的布局,让高明远坚信自己,绝不可能输。

所以,即便是中央督察组来绿藤市扫黑除恶,他也不放在心上。

甚至在督查期内,顶风作案,一个月都忍不了。

他开地下赌场,放高利贷,高兴时,身边人每人给100万筹码;

他有个房间,专门放着各种古董珍品,还有成箱成箱的现金。

甚至,随意操纵他人的生死。

因为董耀想脱离控制,他差点把对方活埋;

马帅被抓,担心督导组顺藤摸瓜,他马上安排在监狱里毒杀对方;

儿子高赫犯罪,被判死刑,他打通关系,为儿子整容后“重出江湖”,一手遮天。

贺芸曾劝他收敛,警告他“你以为这些是说抹去就能抹去的吗?”

高明远自信地笑着:说抹就能抹,十四年了,咱们不都是这样抹过来的吗?

他想用1亿美金,收买李成阳。

被拒绝后,他问李成阳到底想要什么。

“说出来,我都会满足你。”

李成阳说想要公平。

高明远大笑:“公平那是讲给老百姓的童话。”

“你现在管我要公平,我就是公平。”

很多人认为,高明远在给李成阳洗脑、颠倒黑白。

但其实,对高明远来说,这也许就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。

别人的公平,都是由他给的。

他就是公平。

这个世界公平与否,全由他说了算。

这就是一种“全能自恋”。

高明远并不像高赫、陈建波那样喜欢挥霍,喜欢吃喝玩乐。

那他到底图什么?

是掌控感。

他图的,就是一种全能自恋的掌控感。

02
全能自恋:
高明远的“无所不能”

全能自恋,也被称为“全能感”。

这种感觉,产生于婴儿早期。

一睁眼,世界就出现;一闭眼,世界就消失;一哭,就有人照顾吃喝拉撒睡。

婴儿就会认为:

我很厉害,我无所不能,只要一动念头,世界就会按照我的意愿来运转。

正常情况下,这种想法,会随着人的长大,逐渐淡化。

而如果一个成年人,仍然认为自己是无所不能,那就仍然处于一种全能自恋状态。

全能自恋,一般有以下四种表现:

1.不卓越,不成活

他们通常都有一个信念,那就是“不优秀,就不配活着”。

所以,他们对自己要求极其苛刻,追求完美。

一旦遇到挫折,就会认为是自己不够优秀,不够好。

受到一点“小小的挫折”就会崩溃。

因为自己的全能自恋,被打碎了。

2.行动困难

他们认为:

①自己只需要动动念头,世界就会围绕自己的意志变化

②自己只提供想法,自然有其他人负责完成

比如,高明远从不亲自动手,甚至从不下达命令,只让人揣摩他的意思。

还有一些恋爱中的人,总是责怪伴侣:

就算我不说,你也该知道啊!

你明知道我会生气,你还怎样怎样。

无论另一半怎么解释,他们都要扣一个“你不够爱我”的大帽子在伴侣身上。

③不敢行动

因为,不行动就可以保持一种心理安慰:

我没有成功是因为我没有去做。

3.诛心论

这些人认为,“别人对自己不利”的想法,真的可以伤害到自己。

“你没有用刀捅我,但是你有这个想法,就是有罪的。”

这是对自己全能感的侵犯。

比如,董耀想脱离高明远掌控时,高明远差点儿把他活埋。

他无法接受董耀有这个念头。

其实,想法、行为、后果,是三种不同的东西,不能一概而论。

4.心理退行

非常有意思的是,最容易全能自恋的婴儿,实则什么能力也没有。

就像高赫,也就是后来的孙兴。

作为高明远和贺芸的私生子,

他的全能自恋停留在“我有一对全能的父母”身上。

一次次犯错,一次次被摆平,哪怕轮奸、杀人,都能继续逍遥法外。

这给他带来了不一样的感觉:我的父母是全能的,而我是他们的一部分。

所以,孙兴坏得张狂,肆无忌惮。

很多人好奇,高明远那么自私重利,为什么不厌其烦给私生子收拾烂摊子?

如果是为了拉拢贺芸,不是应该把孙兴管好,让他不要惹是生非吗?

也许,高明远喜欢的,就是儿子给自己惹事儿,而自己能轻易给他摆平、为他翻云覆雨的感觉:我是无所不能的神,能决定你的生死。

孙兴确实接收到了这样的感觉:不管什么时候,自己有了什么麻烦,“高叔叔”都会为自己摆平。

最后被抓时,他还跟贺芸说:你一定有办法的,对吧?

大结局中,高明远被抓后,每个人都在揣测他的作案动机。

他爱财吗?他敛财无数,生活却不奢靡;

他爱权吗?他为他人铺路,却从未为自己买官;

他爱色吗?他收养郑毅红,宠溺麦佳,却从不对她们动心动情。

高明远爱的,其实是掌控这个世界的感觉,是继续维持自己的全能自恋的快感。

03
为什么成年人还会全能自恋?

婴儿的0-6个月,属于全能自恋期。

这个时期的婴儿,因为自身毫无能力,他们需要体验到“我是完美的、我无所不能”的自恋感。

他们需要被充分满足,才能感觉到安全。

这时候,养育者及时照顾、回应,都会帮助婴儿顺利度过这个时期。

这不是给妈妈们施压,完美的照顾者肯定是不存在的,所以,婴儿的全能自恋也不可能得到全部满足。

但足够好的养育,可以让孩子获得一种大概的感觉,那就是“我基本可以掌控我的世界”。

获得这种掌控感和安全感后,偶尔有一些不被满足的时候,婴儿也可以承受。

相反,如果在这个过程中,养育者对婴儿冷漠、忽视,甚至曲解婴儿的意思,会让婴儿的全能感无法得到满足,婴儿就会产生严重的挫败感和失控感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一种父母,即便孩子已经到了应该发展自己能力的时候,他们仍然无条件帮助孩子,包办、处理一切,把孩子奉为“小祖宗”,比如高明远和贺芸。

这种情况下,孩子对“全能感”的渴望,就会保留下来。

如果一个人在婴儿期,全能自恋未被满足,那么,成年之后的杀伤力会极大。

他们很容易把其他人、事、物,都当成自己的棋子。

所以,高明远会视人命如草芥。

会觉得他就是公平,而老百姓,是没有公平的。

高明远没有亲密关系,也没有家人。

一手扶持的马帅、陈建波,是棋子;从孤儿院收养的郑毅红,是棋子;亲生儿子,是棋子;自己“万般宠爱”的麦佳,也不过是完成“美人计”所需的棋子。

他一直在追求一种全能感,不断地操控更多的人和事。

他太害怕失控了。

所以,当马帅被抓后,他选择毒杀;陈建波被抓后,他打算灭口;给郑毅红的车子装炸弹;抓董耀的妻儿,威胁他去自首,然后陷害李成阳。

其实,这些人,一开始从没想过出卖他。

但是,为了保证零差错,保证自己不会被出卖。

他赶尽杀绝,来维持自己的“全能感”。

而这样的举动,也让那些为他卖命的人心寒,最终选择了揭发他。

叱咤几十年的高明远,最终还是输给了自己的全能自恋,受到了法律的制裁。

04
如果遇到全能自恋,
别留恋,快跑

全能自恋的人,很巨婴,也很恐怖。

比如高明远,比如孙兴。

所以,当你遇到全能自恋的伴侣或是“朋友”,一定要警惕。

1.识人要谨慎

这里我总结了三不要:

对自己以及他人,要求极其苛刻,容不得一点错的不要;从不行动,只提供想法,指望别人可以完成的不要;控制欲强,多疑,极其敏感的不要。

要识别其实很简单,看看他们是怎么对待社会现象的(尤其是不公平的现实)、他们是怎么处理和别人的关系的(尤其是冲突关系)、他们是怎么处理突发事件的(尤其他们始料未及的意外事件)。

相信你可以有自己的结论。

2.离开要果断

不要深陷泥潭,发现不对,就及时撤退。

这时候放下圣母心,不要想着去拯救他人。所有圣母心的女人,本质都是因为自己不够自信。所以妄想通过拯救他人来成就自己。

3.不要激怒一个人,更不要把人逼到墙角

此外,既然想走了,就不要贪恋和贪图,也不要贬损对方。对全能自恋的人来讲,最重要的是什么?是掌控感和面子。比起激怒他,快跑保平安。

参考资料:

1.狐言|针刺1岁女婴的凶手:另一个“全能神” .黔西南新闻网[引用日期2016-03-02]

2.《与原生家庭和解》,爱丽丝·米勒,中国友谊出版公司,2018-10

3.《自恋时代》,简·M.腾格 / W.基斯·坎贝尔,江西人民出版社,2017-9

4.《自体的分析》,海因茨·科胡特,世界图书出版公司,2012-9

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壹心理